錯換的摩托車_搞烏龍

東邊天上一抹烏雲,大雨即將來臨。想著店裡有事,我推出小摩托,呼的發動箭般離去。哦,原來她有車不騎,向前推行。高跟鞋一拐一拐的,紅色在搖擺。

已超過了,卻回過頭來:“阿妹,我能幫助什麼嗎?”

“正好,大哥,我有急事,你的摩托借我一用。”短促之語,讓人生疑問說!!

她的車,是大白鯊,挺不錯,比我的小摩托好多了。只是打不著火了。試了試,還好,馬達能轉,就是打不著,小事一樁,可在女人手上是大事,因而就只好推,可憐的高跟鞋!

火花塞一拔,用張新幣擦了擦,吹了吹,重新一試,行了,油門一擰,可比我的強多了。心裡想,這個冒失的女人!換了我的不虧?不過,她也許真有急事,否則誰會“事急馬行田”?

我再一想,我不也是冒失的男人?素昧平生,我問她做什麼?問就問吧,你又停下來做什麼?

這下好了,好車,人家開走了,壞車留給了自己。

天啊!!冒失啊,怎麼連個姓名也不問問,連個電話也不要,到哪去找?

心怕怕地回到家,老婆正等著要車上班。一看不對,她的是紅色的,這車是白的,而且比她的大。

“怎麼?……”

“沒怎麼,你先騎上班吧。”

“不行,你得說清楚。”

“我怎麼說得清楚!”

“是跟哪個MM混了,連自己的車都忘了?”老婆也學會使用網語了。MM?哈哈,MM!

“你笑什麼?發神經!你不說清楚,我就不去。”

“先去啊,不就是被別人換了麼?再說,我們那新大洲,換了台大白鯊,賺了。”

老婆離去了。

可不一會,打來了電話:“證呢?”

“什麼證?”

“行駛證啊,車證啊,我被交警扣了,你快拿證來贖!”

我的天哪,我要來得及問她要證,還不會問她姓名電話?我去哪裡要證。

“沒有,要扣就讓人家扣好了,你先打個的吧。”

沒有證,人家當黑車論處,現在正是打非捉黑,我走得了嗎?”

“好,讓我來替你。”

我來了,老婆脫身走了。

交警法官一樣對我展開了審問。待我將姓名性別年齡民族文化程度健康狀況工作單位及職務如實交代之後,交代了車的來歷,“法官”嘴角笑了笑。

“真不愧是寫小說的,編得多完美!荒唐!”

“你也認為是荒唐,可這是真實發生的呀,不信你去問……。”

“問誰?”

“問……”本想說問她,可她只是個代詞,代什麼代誰?便只好說問我老婆。

“哈哈哈,真逗,問老婆,老婆跟你同條褲子!”

“絕不,她的審查比你們嚴厲多了。”

“廢話少說,這麼吧,現在非常時期,你沒有證件,此車當黑車論處,本來人也要扣的,念你是名人,就只扣車吧,你盡快把證要來,否則作黑車論處。”

天昏昏,茫茫人海,我哪裡去找?

晚上自然免不了被老婆好一番的數落。其實數落倒也沒什麼,最讓人受不了的是那沒完沒了的審查交代:幾時認識的?是姑娘還是少婦?交往過幾次了?是誰主的動?都一起去過了哪裡……真是啞巴吃的黃蓮,我能交代什麼?便只有忍氣吞聲的份了。

正在敲擊一篇小說,電話響了,一聽,甜甜的。

“大哥,對不起了!”

“你是……”

“騎走你的摩托,不記得了?”

“哦,是你呀……”

“那天真的好感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車,我差點誤了大事了,你不知道那事多重要了……”

“不誤就好,可我……”

“我都聽說了,大嫂可比交警還厲害是嗎?真是對不住了。這樣吧,兩輛車都被扣在交警了,你拿證來領車吧。改天請你喝茶。”

哦!還說喝茶,這樣下去一定有戲了。不過我也顧不上多想這戲劇的浪漫,當務之急是把車取回來要緊。

哦,還得感謝交警把我的電話號碼給了她,嘿嘿!